青丘狐傳說第17-18集劇情介紹_劇情吧

来源:人气:0更新:2021-07-11

劇情吧 時間:2016-02-09 09:33:22

青丘狐傳說第17集劇情介紹

王子服身亡 曹道長被嬰寧打瘋

王子服帶着嬰寧遠走高飛,兩個人來到初次相遇的河邊嬉戲,緬懷逝去的時光。嬰寧在王子服躺在岸邊休息的時候去樹林中摘取野果。等到她返回來的時候,王子服已經悄然離開人世。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嬰寧悲痛欲絕,失聲痛哭。

王母愛子心切,為王子服設立了靈堂,認定是嬰寧妖性大發殺害了王子服,嬰寧有口難辯,跳盡黃河也難以洗清不白之冤,王母失去了理智,掐住嬰寧的脖子欲為兒子報仇。關鍵時刻,曹道長趕了過來,阻攔王母對嬰寧痛下殺手。嬰寧修練多年,體內有珍貴的內丹,以吸食妖魔內丹為生的曹道長早已看上了嬰寧體內的內丹。

嬰寧得知是曹道長殺害了王子服,勃然大怒與曹道長鬥法,曹道長法力高強占了上風,王母在千鈞一髮之際出手將其擊暈。嬰寧得以平安無事,恢復了功力,反攻曹道長,打得曹道長落荒而逃。嬰寧為了替王子服報仇,對曹道長窮追不捨,她在追趕曹道長的路上被蘭姨攔下,蘭姨勸說她返回青丘,從此以後安心修練,不再踏足人間,她卻執迷不悟一心想復仇。

曹道長逃之夭夭蹤影全無,嬰寧在王家蹲守,等侯曹道長現身,在這個過程中,她發現一隻小白鳥一直纏着她。這隻小白鳥便是王子服死後的化身,嬰寧雖是妖族,但沒有識出王子服變化的小白鳥。

王母雖然弄清了兒子死在曹道長手中,但始終對嬰寧充滿仇恨,如果嬰寧與王子服從未相識,也許王子服就不會死在曹道長手中。蘭姨再次現身勸說嬰寧離開王家,嬰寧甩掉蘭姨的糾纏,與趕到王家的曹道長全力拼殺,一人一妖法力相當兩敗俱傷。

曹道長傷勢過重失去了意識,瘋瘋癲癲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道長。嬰寧在昏迷中夢到了王子服,在夢境中,王子服勸慰情緒低落的嬰寧,沒有把自己的死因歸結到嬰寧身上。二人相識實是上天註定,而王子服死亡也是命中註定,與嬰寧無半點關係。在王子服的勸導下,嬰寧解開了心結,並且從王子服嘴中得知小白鳥是其化身。

蘭姨見嬰寧放下仇恨沒有再找曹道長報仇,如釋重負再次勸說嬰寧回青丘修練,不料嬰寧已對人間產生留戀,無意再與族人隱居深山。

青丘狐傳說第18集劇情介紹

嬰寧代替子服盡孝道 胡四人間尋愛

王子服雖已身亡,嬰寧卻始終把自己視為王家媳婦,返回王家照顧年邁的王母,用稚嫩的身軀挑下了經營王家香粉廠的重擔,一心一意代替長眠地底的王子服盡孝道。時光消逝,物是人非,每次進入王家花地,嬰寧總是情不自禁想起與王子服相識相戀的情景。

問世間,情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。嬰寧為情所困之時,其族人胡四也在追愛的路上遭遇挫折,他頻繁向女子提親卻總是遭到拒絕,他的悲慘經歷成為族人們的笑談,只有姥姥心如明鏡,同情胡四的不幸,責備族人們未經歷過人間情愛,不懂胡四的辛酸。

胡四求愛不遂並未一蹶不振,再次重返人間,執迷不悟尋找屬於自己的愛情。此次回歸,他發現茅山黑道士正在殺害無辜平民。所謂的茅山黑道士與正統的茅山道士有一定的區別。前者多數是為情所困之人,被戀人拋棄傷害,繼而對世人產生不滿,修練法術殘害所有負心之人。

胡四檢查死者傷勢之時遇到了正在逃婚的張生。張生家世顯赫,在父母的安排下即將迎娶鐘府小姐鐘晴。鐘晴性格爆燥衝動易怒,凡是遇到不順心的事情,她就會瘋狂地亂剪亂捅。張生瞭解到鐘晴的為人,產生了懼意,於是離開府上避婚。一路漫無目的游走,張生遇到了胡四,從胡四嘴中得知茅山黑道士的手段,開始擔心自己也將成為茅山黑道士的獵殺目標。

鐘晴穿戴一新乘坐花轎,在迎親隊伍的接送下往張府趕去。一同隨行的李媒婆接到消息,得知張生離家出走下落不明,心中惶恐不安,硬起頭皮帶着迎親隊伍在街上來迴轉悠。

張生與胡四相處之時,恰逢迎親隊伍走了過來,張生唯恐被鐘晴識出身份,情急之下跪在死者身邊,謊稱自己是死者的兒子。鐘晴信以為真,贈送了一錠銀子給張生葬父。

張生機智逃過一劫,被胡四誤以為是死者的兒子,在其要求下背起死者來到家門外面。而此時迎親隊伍也趕了過來,張生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。正當他發愁之際,一路娓隨的胡四與一茅山黑道士狹路相逢,一人一妖大打出手。

鐘晴嫁人未遂,胡四返回青丘,向姥姥稱終於提親成功,而此時柳長言還在追查魅果丟失之事。

本文系劇情吧原創,未經許可請勿轉載!轉載許可

热门剧情

Copyright © 备案号: